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傳統和當代廣場舞的功能定位與社會作用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1-06

  摘    要: 文章借用舞蹈生態學“舞體”及“功能”的概念,從傳統廣場舞和現在廣場舞的現象入手,分析其與舞體生活的關系及社會功能定位。雖然二者形成于不同的時期,具有不同的功能定位,但他們的社會作用都是和諧社會,推動社會向前發展。

  關鍵詞: 廣場舞; 傳統舞蹈; 舞蹈生態學;

  Abstract: Based on the concepts of “dance body”and “function”in dance ecology,this paper starts with the phenomena of traditional square dance and present square dance,and analyses its relationship with dance body life and its social function orientation.Although they formed in different periods,they have different functional orientations. Their social roles are to build a harmonious society and to promote social development.

  Keyword: square dance; traditional dance; dance ecology;

  廣場舞的概念眾說紛紜,“廣場舞作為一種群眾性的舞蹈,最早源自勞動人民的社會生活、人們在祭祀、歡慶節日時聚集在廣闊的空地上舞蹈。”[1]21王淵博認為“古老的廣場舞主要是宗教儀式性舞蹈,是有組織、有計劃、排他性、娛神性強、儀式感濃郁的文化活動,注重儀式,具有深沉的歷史厚重感,表達祖先崇拜和心靈寄托。而現在流行的廣場舞是自發性、隨意性、廣泛參與性、自愈性強,輕松活潑的文化活動,注重活動本身,表達現時的快樂和自由。”[1]22王淵博所說“古老廣場舞”實際為2006年被國家文化部命名的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傳統舞蹈,主要是指各民族的流傳久遠、目前仍在流傳的傳統舞蹈。它的生成、發展與這個地區的自然、人文環境緊密相關,是長期在該地域形成的具有特定文化內涵和形態特征的舞種,為相對聚居的民族所擁有,在民間自然傳衍的。

  傳統舞蹈嚴格地講是自然傳衍的舞蹈。它擇取的標準就是它的自然性,應該嚴格遵循“自然形態———不刻意加工;自然生態———不脫離其生成、發展的自然與人文環境;自然傳衍———以一種與民俗、民風相伴的特定的生活與表達感情的方式代代相傳”[2]44三個標準。非遺語境下的“傳統舞蹈”所涉及的學科范圍相當廣泛,尤其與民族學、民俗學的關系密不可分。大多數傳統舞蹈都是在民俗(族)節日期間活動,甚至是某個節日的構成主體。

  這些傳統舞蹈因表演的區域是在農村的麥場、田間的開闊地帶、鄉鎮的集會廣場、宗祠或廟宇的門前廣場,故而,傳統舞蹈也被部分學者稱為廣場舞。

  現在廣場舞和傳統舞蹈的廣場舞不是一個類型,現在廣場舞主要指廣泛流傳于城鎮街巷之間的城市廣場舞。王淵博給它的定位:自發性、開放性、公共性、健身性、非營利性。筆者認同胡一峰先生的定義,他在《從“公孫大娘”到“中國大媽”:芻議作為中國舞蹈史最新篇章的廣場舞》一文中認為:“廣場舞是當代中國社會語境下新生成的一種舞蹈類型,他或許借用了舞蹈史上曾出現過的舞蹈的某些元素,但只是‘借用’而非傳承。”[3]“當代中國社會語境下新生成的一種舞蹈類型”非常準確地定位了現在廣場舞的屬性。
 

傳統和當代廣場舞的功能定位與社會作用
 

  “作為‘核心物’的舞蹈,是人類的一種有目的的行為。對于這一‘核心物’,起主導作用的生態因素顯然是社會文化環境……”[4]6綜上廣場舞的形成與環境的關系是不可忽視的,它既然是有目的的行為就一定有它的功能和作用。

  一、傳統廣場舞的功能定位與社會作用

  “舞蹈是被看作一種在特定的自然與社會環境中存在的人類的有目的的行為。”[4]42傳統廣場舞大致可分為生活習俗舞蹈、禮儀習俗舞蹈、節日習俗舞蹈和信仰習俗舞蹈四個方面。而生活、禮儀、信仰習俗舞蹈又大量存在于節日活動中。傳統舞蹈多數都與民間信仰關系密切,大量的傳統舞蹈存在于民間祭祀活動之中。

  劉錫誠先生在《關于民間信仰和神秘思維問題》一文中說:“非物質文化遺產中也就羼雜了許許多多的民間信仰因素,有的甚至是民間信仰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基調和推動力。”[5]這種說法也適用于非物質文化遺產中的傳統舞蹈項目,無論是從中國舞蹈史的記載,還是從各地流傳的傳統民間舞蹈的歷史和現狀來看,都印證了這種論斷。

  遼寧撫順地秧歌2006年首批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傳統舞蹈類。申報材料顯示:撫順“韃子秧歌”,是一種年代久遠,民族性、民間性及地域特色都極為濃厚的民間舞蹈形式,主要流傳在今遼寧省撫順滿族發祥地一帶。撫順地秧歌形成于清初,一直流傳至今。它與滿族先世的民間舞蹈有著直接的淵源關系。據史書記載,唐代已有名為“踏錘”的舞蹈,明代有被稱為“莽式”的歌舞,它們對撫順地秧歌的形成有一定的影響1。其中,以撫順新賓滿族自治縣的“攆鬼”最具特色。

  攆鬼是當地人的叫法,當地人們在正月十四、十五、十六連續三天村里都自發組成秧歌隊,白天到各家各戶唱秧歌,晚上還要到各家各戶去踩燈。

  唱秧歌時,秧歌隊伍先由克里突2進院打場,然后由韃子官3帶著在每家大門口拜三拜后再進院,根據該戶院落的大小走不同的場圖;旧涎砀桕犨M院后就走四面斗,然后唱太平歌;出院時在門口走四角斗,喻為封門保平安之意。從哪個院門進必須從哪個院門出來。

  正月十六吃完晚飯,人們就穿戴整齊,拿著彩燈,興高采烈的來到村文化廣場集合。天黑后,按著規矩,韃子官第一個點著彩燈,其他人依次點著自己的彩燈。在韃子官的指揮下人們隨著音樂的節奏扭動起來。此處的秧歌有著鮮明的地方特色,雙臂前后擺動幅度較大,大擺大動,腳步下有跺子步、出溜步、竄達步等,其表演動作多源自躍馬、射箭、戰斗之類滿族原始狀態的生產生活,也有模仿鷹、虎、熊等動作。秧歌動作中的蹲、跺、盤、擺、顫等姿態豐富、剛勁豪放。走陣時,場圖較多,規模較大,經常用的有:九蓮燈、對面斗、剪子股等。到晚上七點多鐘,大家的情緒越來越高漲,場面越來越熱鬧,有互相挑逗的,有自我陶醉的,一會兒走陣,一會兒對舞,一會兒表演絕招,一會兒唱太平歌詞,觀眾被感染得紛紛下場一起狂歡。

  到了晚上八點多鐘,韃子官下令秧歌轉入放路燈攆鬼階段,于是秧歌隊就到村子的最東頭集結準備攆鬼。一切準備好了,村東頭鼓聲、鑼聲、镲聲同時響起,攆鬼開始了。人們簇擁著大鼓往村西跑,一邊跑一邊“嗷嗷”的大聲喊叫,到哪家門口,哪家就燃起火堆,點著鞭炮,敲起銅盆。頃刻間主街路兩旁燃起了兩條火龍,震耳欲聾的叫喊聲、此起彼伏的鞭炮聲、敲擊銅盆的金屬聲,騰空而起的焰火將放路燈攆鬼儀式帶到了高潮。人們一直攆到村西土地廟,意為將孤魂野鬼、魑魅魍魎攆出了村交給了土地神,由土地老爺為他們超生、處理。人們燃起大堆篝火,圍著篝火順時針轉圈,邊轉邊跳邊扭。

  從動作形態分析新賓滿族“攆鬼”與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習慣。首先“蹲”,再者“跺”,在農村的生活習俗中,蹲不僅是片刻的休息,在層疊擺放的雜物間找尋物件有時也要以蹲的形態來從低往上探找,這也是鄉村生活的一個縮影。而跺又是勞作時的典型動作。這兩個頗具鄉村田間地頭的生活動作非常形象地把這種傳統的廣場舞的生活氣息詮釋得清清楚楚。

  從秧歌隊的形式上看,新賓滿族“攆鬼”體現出我國傳統社會對緬懷祖先之重視。在傳統的鄉土社會,人們相信人死后魂靈還在,有后人的鬼魂被后人接回家去過年,沒有后人的或沒有陰宅的被稱為孤魂野鬼,也尾隨進了村,到處游蕩。過完年,有后人的鬼魂被送回冥界,孤魂野鬼藏在角落里黑暗處不肯離去。人們就舉行相應的儀式,用燈火為鬼魂指路,將牛鬼蛇神、魑魅魍魎統統攆出村莊,從而保護村子和村民不受鬼怪的禍害,祛病免災,在新的一年里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四季太平。所以,上元節時,山民們張燈結彩,敲鑼打鼓,接祖先回家過年、唱秧歌和攆鬼。在攆鬼的過程中通過秧歌隊在院落里的走陣,所有人聚集在院落里歡跳,“蹲”“跺”實際上是為主人家檢查家里的屋室物件的排放有無不安全的隱患,大家的跺地可以使地面的虛空(有無老鼠打洞)、房屋柱子有無不安全(被蟻類蛀蝕等)等問題得以暴露,從而提醒主人家去維修維護保得一年生活平安順暢。

  這種看似是人們歡娛快樂的廣場舞實際功能定位在祈求一方平安、風調雨順、緬懷先祖、弘揚孝悌。這樣的傳統廣場舞數不勝數,像陜西大秧歌、山東海陽大秧歌、江西石郵村的儺、海南的老鼓舞、云南佤族的拉木鼓等等都有這樣的功能。

  外出打工不是近幾年才出現的社會現象,在過去的年代里,人們為了改善生活水平,也上北京、下江南在外謀生,每到年節都要回到故里,一是祭拜祖先體現孝悌,二是回家照顧一下老小體現家庭的和睦,大家聚在一起扭扭秧歌跳跳廣場舞,答謝一下長期不在家,鄰里之間幫助照應之情,也是相互間傳遞信息和交流經驗的集會。這種祭祀祖先,孝敬父母,體現了人“第一當知孝,原為百善先”的中華民族傳統美德,再和把“孝”延伸為“孝悌”,從親戚血緣關系擴展到鄰里和全村。為每家每戶消災避禍,為全村來年風調雨順,平安吉祥的良好的風俗是維系和諧社會,構建溫暖、親切、誠信和友善的人際關系的社會作用。

  二、當代廣場舞的功能定位與社會作用

  當代廣場舞是當今中國社會語境下生成的一種符合當下社會文化環境的、滿足當今人們老有所為、老有所樂,健身自娛自樂需求的大眾舞蹈。它適應于現在大都市的水泥森林狹小的空間廣場,符合現代都市文明生活的特點,簡潔、輕便、快速、易練。

  在清晨、在黃昏,在公園、在街邊到處都有一二十人的廣場舞隊伍,在極富現代氣息的流行樂曲中,扭動著身軀、踏著統一的節拍、舞動著扇子和手絹、跳著簡單而一致的動作。他們有相對科學的指導思想和訓練指數,周而復始地共同舞動。舞蹈過程中沒有任何儀式性的呈現,最多就是開始和結束時行禮以體現對組織者和領跳者的感謝。他們不分季節,沒有年節的要求,有的甚至在年節時休息。

  廣場舞的動作分為兩種:一是將傳統舞蹈動作重新編排的新秧歌,它根據現代的審美提煉加工傳統秧歌,依照場地特點編排簡單的隊形調度———基本都是圍著圈邊走邊跳,或排成方隊行進著跳(到場地規定的位置折返,來回往復)。每換一方向就變換一個動作,動作簡單易學,不追求風格和韻味,只追求運動量的大小。舞動過程中人與人不強調過分的交流(過分的夸張擠眉弄眼),表情平和,有些天生善于表演的例外。二是以街舞和健美操為元素的廣場舞,基本在原地跳,不行進,在技術上和難度系數上都高于新秧歌廣場舞。這是以街道社區為單位,人們自發組織的以健身為主的廣場舞。但也有以表演為主的舞隊,舞者甚至有高難度的雙人配合,比如天壇公園的“水兵舞”,難度有甚于職業舞者,她們要求統一“軍服”、馬靴、頭飾發飾和墨鏡。這只隊伍人數不少,有統一的組織。她們常常周末聚集于公園,在有人多的地方起舞,用自己的舞蹈魅力贏得觀眾的掌聲與歡呼。類似這樣有組織的廣場舞還有文化館推出的群眾廣場舞,都不體現傳統的信仰習俗與儀式。

  以現在流傳最廣泛的佳木斯廣場舞為例,該廣場舞全稱是“佳木斯快樂舞步健身操”。它融合了廣播體操和舞蹈、健美操等多種的運動形式,利用流行歌曲為伴奏,是現代時尚元素的集中體現。它利用行進中的上肢擺動達到有氧運動的效果。因為簡單易學易記,一經推出就深受中老年人的青睞,而且普及性較強。因為它是徒手廣場舞,不用任何道具,只要有適合的場地就可以練習。所以在公園的空地、商場前的廣場、大橋下的開闊地帶都能看見身著統一運動服、手戴白手套的人們踏著統一的步伐,伸展著雙臂上下擺動、曲臂折肘。因動作過于生硬而有棱有角,也有人戲稱它為“佳木斯僵尸舞”。

  該舞蹈更新換代速度較快,我們以第五套“佳木斯快樂舞步健身操”為例分析,這套廣場舞(健身操)共由8節37個動作組成,總時長為30分鐘。該套健身舞比前四套增加了擴胸、體轉和下肢運動。整套健身舞要求頭正、頸直,挺胸、收腹。

  如肩部運動對動作的要求是胳膊鎖住不動,靠聳肩去帶動雙臂,一步一聳肩。抬腳同時聳肩,落腳同時沉肩。

  又如擴胸運動對動作的要求是擴胸時兩肩盡量后張,把胸打開,后背有夾緊感。這一節的訓練動作有:平曲擴胸、前曲擴胸、疊臂擴胸、垂臂擴胸、前平擴胸五個動律。

  再如體轉運動對動作的要求是挺胸、收腹,頭正、頸直,把頭頸和雙肩鎖住不動,靠腰部平行轉體45度帶動上體轉動。肩部始終在同一水平面內轉動,不要上下運動,同時注意動作要柔緩,節奏要均勻。

  如下肢運動對動作的要求是支撐腿要直膝站穩,做踢或蹬動作的腿要放松,先抬起大腿,大腿帶動小腿,膝關節猛然繃直,著力點分別在腳尖、腳面、腳掌外側邊緣或者在腳跟4。

  從以上動作的要求看,這種全身關節處處都在活動,全身的肌肉群參與運動,有效鍛煉心肺功能,提升心血管系統能力。人體在運動時,身體各處肌肉都需要大量氧氣,體內血液循環加劇,同時呼吸也會加速,這種長時間、持續性的肌肉運動,才能加速人體新陳代謝。所有佳木斯廣場舞都要近30分鐘的持續訓練,就是為了提高舞者心肺供能和發展有氧代謝能力,達到改善體質、預防疾病、促進健康、塑造體型、控制體重的目的。

  佳木斯廣場舞基本具有健身操的科學性、可行性和操作性,符合了大眾。鍛煉既要達到一定運動量,又不可過度運動的心理需求!段璧干鷳B學》提出:“環境對于舞體的影響,大致可以通過兩種途徑起作用:一種是對舞體的軀體產生影響,一種是作用于舞體(含觀者)的心理結構,由此影響了舞蹈的形態、功能與源流,體現出各種的文化特異性。由于舞蹈并非全然的本能行為,而是一種審美活動,環境對舞體的影響很難脫離心理機制的作用,人類愈加進化,軀體機能愈要受到心理因素的調節。”[4]21在生活和工作壓力較大的當下,佳木斯廣場舞符合人們的生理需求和精神需求,使佳木斯僵尸舞成為東北廣場舞者生活中重要組成部分,它也體現出廣場舞者的健身需求。類似這樣的廣場舞像文化館等部門推出的“舞動中國”“歡聚一堂”“吉祥中國年”“山笑水笑人歡笑”等等都屬這一類。

  三、兩種廣場舞所呈現出的社會功能

  普及性更強,大眾審美更樸實的廣場舞,讓參加演練者真正達到或實現了“我健康、我快樂、我健身、我幸福”的精神狀態和鍛煉效果。人們通過鍛煉提升健康水平,同時愉悅精神、陶冶情操。

  在高樓如林的大都市,樓層與樓層之間的鄰里互不相識,人們的交流越來越少,高頻的工作節奏使人們的身體長年處于亞健康狀態。家庭事務的瑣碎使家庭越來越不和睦。每每人們聚在一起宣泄自己的情感使勁扭動自己的身體,一場廣場舞增進了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加強了交流,增進了友誼。身體強健了,煩惱就少了,心情開朗了,話語也溫和了。所以現在廣場舞的社會作用是維系現代和諧社會的一劑良藥。我們用列表對比更能看出傳統廣場舞與現在廣場舞的差異(見表1)。

  傳統廣場舞和現在廣場舞都與廣大人民群眾的生活有著密切關系,它滲透到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傳統廣場舞陪伴著人們的整個人生,始終與民俗信仰和宗教信仰相依伴,出現在各式各樣的民俗活動中。它們與民間信仰關系密切,大量存在于民間祭祀活動之中。而現在廣場舞則是在當今中國社會語境下生成的一種符合當下社會文化環境的、符合老有所為、老有所樂,健身自娛自樂需求的大眾舞蹈,它適合當下文明簡約的生活方式。

  表1 傳統廣場舞與現在廣場舞的比較差異
表1 傳統廣場舞與現在廣場舞的比較差異

  二者形成于不同的時期,具有了不同的功能定位。傳統廣場舞最典型的功能是加強人們的孝悌傳統意識,強調“家”的觀念。而現在廣場舞則更強調“強身”的功能,且群體行為容易在社會上引起更多關注。由此,從強“身”而至強“心”,通過身體的運動引發心理的情感宣泄,情緒調節。這較有效地疏解了舞者,尤其是女性舞者的消極、負面情緒,進而增進核心家庭的和諧。

  因此,當我們探討廣場舞的功能與形態時需要回到“舞蹈”本身。廣場舞的社會功能之大小,效能亦取決于舞蹈之形態。如廣場舞只單一強調健身強體,而忽略了舞蹈對個體心理健康促進,對舞者情緒的引導,無疑窄化了廣場舞的功能。

  廣場舞的形態模式研究一直乏人問津,更多研究聚集于社會效應與功能,廣場舞作為廣布中國各地的現象,已經與城市治理,性別政治等密不可分,然而,功能的效應是附著于形態之上。在部分地方,一些廣場舞通過形態模式的改變,進一步放大了部分功能,如社區的認同?梢,廣場舞研究仍需多學科共同參與,聚焦舞蹈,方可更好地發揮其社會功能。

  參考文獻

  [1]王淵博.廣場舞:概念、功能與前景[J].北京舞蹈學院學報,2018(05).
  [2]資華筠,王寧.舞蹈生態學[M].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2012.
  [3]胡一峰.從“公孫大娘”到“中國大媽”:芻議作為中國舞蹈史最新篇章的廣場舞[J].北京舞蹈學院學報,2018(05):4.
  [4]資華筠.中國舞蹈生態學研究[M].北京:中國文聯出版社,2016.
  [5] 劉錫誠.關于民間信仰和神秘思維問題———兼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理論問題[C]//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2007(1).

  注釋

  1參見遼寧省非遺中心申報材料(內部材料)2006年。
  2克里突,俗稱外韃子,反穿皮襖,斜挎串鈴及各種生活和狩獵用具,是撫順滿族秧歌中較有特點的角色。
  3韃子官,秧歌舞隊領頭,頭戴纓帽,身穿黃袍,斜挎腰刀,是撫順地秧歌較具特點的角色。
  4參照《佳木斯快樂舞步健身操》整理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天天棋牌下载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