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混合性取向婚姻中女方法律問題與應對措施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12-02

  摘    要: 較之傳統模式婚姻,混合性取向婚姻普遍存在著婚姻滿意度低、婚內暴力及冷暴力高發、離婚難舉證難、有關法律不適用等特點。此類型婚姻中女性的配偶權、同居權、生育權、健康權等合法權利更易受到損害。我國可在婚姻制度和司法實踐中引入“婚姻成立要件”測試,改進簡單化、程式化的結婚程序,擴大《反家庭暴力法》的適用主體,重新界定家暴行為范疇,改進告誡書制度與人身保護令制度,合理減輕受害者的舉證責任,完善配偶權體系與離婚損害賠償制度。在完善立法的同時,我國還應設立可提供專業咨詢服務的正規公益組織,為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婦女群體提供更為合理和完善的法律支持、救濟和其他專業性服務。

  關鍵詞: 混合性取向婚姻; 婚姻法; 反家庭暴力法; 民法; 婦女權益保障法;

  Abstract: Compared with the traditional type of marriage,mixed sexual orientation marriage generally has its distinguishing characteristics of low marital satisfaction,high incidences of domestic violence and emotional abuse,difficulty in divorce and adducing evidence,and inapplicability of relevant laws. In order to protect women's right of spouse,marital rights,reproductive rights,right to health and other basic rights,it is highly recommended to introduce the essentials of the marriage test into the current Marriage Law,improving simplified and stylized marriage procedures,redefine the behaviors of domestic violence and extend application of the Anti-domestic Violence Law to economic abuses,sexual abuses and controlling or coercive behaviors,make good use of the warning letter system and the system of writ of habeas corpus,reasonably ease the victims' burden of proof,improve the system of spouse rights and perfect legislation of divorce damage compensation. Meanwhile,social welfare organizations,which can offer professional advisory services,should be established to provide effective and sound legal support,remedies and other professional services for women in mixed sexual orientation marriages.

  Keyword: mixed-orientation marriages; marriage law; anti-domestic violence law; tort law; regulations on protection of women's rights;

  混合性取向婚姻在我國數量眾多卻又及其隱晦,身處混合性取向婚姻關系中的女性群體是個極為龐大的灰色地帶人群。有數據顯示我國約有90%的男性性少數者會選擇步入婚姻,1而這其中絕大多數是與異性戀女性結婚。結合聯合國婦女署提供的數據與我國最新人口普查結果可知,我國處于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女性規模約在2300~3200萬人之間,遠高于十幾年前預估的1600萬。2

  混合性取向婚姻關系與傳統模式婚姻關系相比更具復雜性,極易產生各類婚姻及法律問題,F行婚姻法律法規并未針對混合性取向婚姻量身裁制任何特定規范,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處于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女性群體受到的保護少于普通女性。筆者自2018年初開始對京津冀地區的混合性取向婚姻及此類婚姻中的女性群體展開了歷時一年多的大規模田野調查,共走訪、對話、接觸300多位來自于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受訪者,3成功收回有效答卷總計256份。通過對本次調研結果和混合性取向婚姻特點進行分析,本文著重探討了混合性取向婚姻涉及的主要法律問題,以便為此類型婚姻中的女性提供更好的法律保護與社會救濟。對特殊女性群體的保護是構筑當今時代女性權益綜合保障體系所必不可少的環節之一。
 

混合性取向婚姻中女方法律問題與應對措施
 

  一、混合性取向婚姻中女性所面臨的法律問題及困境

  (一)婚姻欺詐

  我國現今關于混合性取向婚姻的學術研究極為有限,媒體報道和探討焦點往往集中在男性性少數群體的(sexual minority spouses)“騙婚”問題上,其主要觀點為男性性少數者在婚前刻意隱瞞自己真實性取向的行為構成了對配偶的欺騙,屬于“騙婚”行為。本次調研結果顯示男性性少數群體在婚前對真實性取向隱瞞的情況確實較為普遍,94.92%的同妻(男同性戀者的異性配偶)在婚前對于丈夫的性取向毫不知情,高達10.9%的女性甚至在結婚10年后才了解到配偶的真實性取向。

  雖然現實中存在不同類型的“騙婚現象”,但在法律上,婚姻詐騙特指以合法婚姻為手段詐取他人財物的行為。若婚姻關系的締結是以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為目的,且涉案金額較大,可依照《刑法》相關條例按詐騙罪處理。由此可見,法律意義上的婚姻詐騙與男性性少數者婚前刻意隱瞞性取向的行為有著本質不同,其根本區別在于后者并未以非法騙取他人財產為最終目的。

  我國現行《婚姻法》《刑法》中均不存在“騙婚罪”或與之相關的法律條款,婚姻法司法解釋中也沒有專門針對此問題的規定,導致廣大身處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女性群體無法基于婚前的欺騙事實來向婚前刻意隱瞞自身性取向的男性配偶一方提出法律訴求與相關主張。

  (二)無效婚姻與可撤銷婚姻

  根據我國《婚姻法》第2章的規定,只有涉及到重婚、近親結婚、一方患有不應結婚的疾病、未到法定婚齡這四種情況,婚姻才屬于無效婚姻?沙蜂N婚姻在我國涵蓋的范圍更為有限,僅包括一方因受到脅迫而締結的婚姻。美國心理協會和精神醫學會自1973年起不再將同性戀視為疾病,我國也在1980年將同性戀從精神病類教材中剔除,世界衛生組織則在1990年將同性戀從精神病的范疇中去除。顯然同性戀者的異性伴侶一方無法依據《婚姻法》第2章第10條申請婚姻無效,無法向法院申請撤銷已存在的婚姻關系。

  (三)婚內暴力及冷暴力

  本次調研結果顯示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家庭暴力發生比例高于一般普通家庭,身處于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女性群體已成為家庭暴力與冷暴力的高危人群。我國《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1日開始實施,對維護婦女權益、保護弱勢群體起到了極為積極的作用。但是,盡管《反家庭暴力法》的頒布實施為公權力介入家庭事務提供了法理依據,要在全國范圍內有效實現反家暴,還需解決以下幾大問題:

  1.受害人報案不及時。

  由于受傳統觀念影響和對家暴性質認知不足,與西方國家相比,我國家暴受害者的報案比例明顯偏低,受害人在家暴出現初期多數選擇隱忍。調查表明,通常在遭受35次家暴后,家暴受害者才會最終選擇報警。4

  2.舉證責任過重。

  雖然我國《婚姻法》和《反家庭暴力法》均規定因實施家庭暴力、虐待家庭成員而離婚,無過錯一方可以要求損害賠償;5實施家暴或虐待行為構成犯罪的,還應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6但在實際案例中收集證據極其困難,而且由于難以證明受害者傷勢確系家暴所致,醫院出具的傷情鑒定不被法院接受的事件時有發生。

  3.冷暴力隱蔽存在。

  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冷暴力多表現為輕視、冷漠、疏遠與回避。作為一種隱蔽的暴力形式,冷暴力是典型的對他人精神產生攻擊與傷害的行為。筆者的調查結果顯示,混合性取向婚姻關系中的異性戀女性遭受冷暴力的比例遠高于傳統婚姻關系中的女性人群。調查中約有73.4%的同妻表示自己曾經或正在遭受婚內冷暴力,通常表現為丈夫對妻子一方的疏遠與不理睬,這一比例遠高于我國傳統型婚姻模式中的冷暴力平均值(約25%)。7參與問卷調查的同妻群體幾乎100%表示曾經歷過丈夫多次回避、拒絕過夫妻生活的行為。

  (四)離婚意愿低與離婚難

  雖然調研結果顯示出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女性對婚姻滿意度極低,但有高達66.8%的同妻并未直接選擇離婚,而是選擇了維持婚姻或暫時觀望。缺乏獨立的經濟來源、再就業能力差、人格不完全獨立、無法在現實中找到有效的社會支持與救濟途徑等多種因素導致這部分女性選擇繼續維持現有婚姻關系。除上述原因外,與丈夫構成了利益共同體、得不到家人的支持理解、擔心社會對離婚婦女歧視、“雙核心家庭”(父母分開居住但共同承擔子女養育責任的家庭)的成型8等都是阻撓女性離婚意愿的重要因素。而決意離婚的同妻群體也通常會面臨如下幾方面問題:

  1.男性性少數者單方希望維系婚姻。

  男性性少數群體中的大多數(占此次調研結果的88.6%)認為與同性伴侶的關系不會維系一生,從而主觀上更愿意維系現有婚姻關系。據報道,在涉同離婚案件中,提出離婚訴求的多為異性戀配偶一方。9許多性少數者或出于對傳統婚姻觀念的天然認同,或為自己能夠老有所依,或為掩蓋真實性取向,或為得到社會的接納認同,主觀上并不愿離婚。

  2.舉證責任重且取證困難。

  步入傳統模式婚姻的性少數者不愿在公眾場合承認自己屬于性少數族群,生活中隱瞞與婚外伴侶的交往事實等行為使得其配偶在步入訴訟離婚程序后,在取證舉證方面往往存在極大困難。

  3.現行法律不適用。

  我國現行法律中的許多罪名僅適用于傳統婚姻模式中的伴侶關系!痘橐龇ā返46條規定的“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情形,特指有配偶者與婚外異性,不以夫妻名義持續、穩定地共同居住。10有些已婚性少數者與同性伴侶之間的關系已構成典型的婚內出軌、短期姘居,甚至是事實婚姻,但由于法律條款僅適用于異性間的不當交往或同居行為,使得同妻群體在申訴離婚時往往難以作為無過錯方而得到法律保護。由此可見,現行法律很難為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異性戀女性群體提供及時有效的保護。反觀域外法律,很多國家的相關法規中并未對“伴侶”或“婚外第三人”的性別做出嚴格限定。荷蘭1998年頒布的《家庭伴侶法》中“伴侶”的概念就既涵蓋了“異性伴侶”也包括了“同性伴侶”;2005年加拿大依照其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對“婚姻”的范疇重新進行了界定,摒棄了傳統概念中婚姻僅屬于“男女之間結合”的觀點,將婚姻重新定義為“兩個人之間的合法結合”。

  4.軍婚或成阻礙。

  本次調研中發現,有些混合性取向婚姻涉及到軍婚。根據我國《婚姻法》第33條,配偶提出離婚訴求時須征得軍人一方的同意。11第33條本是為保護軍婚而專門設置的特殊條款,但在少數情況下此條款亦有可能成為此類婚姻中的離婚阻礙。

  二、解決混合性取向婚姻問題的相關立法建議與對策

  與數量龐大的混合性取向婚姻及此類婚姻所涉及、引發的諸多問題相對應的是我國有待進一步完善的司法體系和稀缺的社會救助途徑。為加強對混合性取向婚姻的法律救濟,促進對同妻這一龐大又隱晦的婦女群體的司法保護,本文對混合性取向婚姻及涉身其中的女性群體所面臨的共性問題及有關法律法規進行了逐一探討,并提出如下可行性建議:

  (一)加強對混合性取向婚姻中女性群體的司法保護

  現階段我國涉及混合性取向婚姻的學術研究寥寥無幾,與龐大的同妻規模不成比例,F有研究成果的觀點可大致歸納、總結為兩類:一是男性性少數者婚前對其真實性取向的刻意隱瞞違背了民法中的誠實信用原則,雙方始終缺乏“真正的”合意,鑒于此種婚姻存在欺詐現象,應基于婚前欺騙行為將此類型婚姻視為可撤銷婚姻;12二是可擴大無效婚姻范疇,使之囊括帶欺詐性質的婚姻、變性婚姻及其他欠缺當事人真實意愿的婚姻。13筆者認為兩種觀點皆有欠妥之處,易導致相關法規的寬泛化解讀、隨意擴大了“可撤銷婚姻”或“無效婚姻”的范疇。

  與脅迫婚姻相類似的是,欺詐婚姻也存在違背當事人真實意愿的情況。欺詐方或通過提供虛假、謬誤信息,或通過故意隱瞞真實信息等方式,誤導被欺詐方做出非真實意思的表示,此類婚姻缺乏合意,欺詐方的行為確實違背了誠實信用的基本原則。然而筆者并不贊成將可撤銷婚姻的范疇從“脅迫結婚”簡單地擴大到所有違背當事人真實意愿而締結的婚姻關系(含“脅迫婚姻”與“欺詐婚姻”)。若僅依據婚前和婚姻存續期間存在欺騙現象便簡單地將婚姻定性為可撤銷婚姻,則婚前一方對另一方在財產、家庭、工作、情感經歷等方面的隱瞞與虛假陳述同樣可致使婚姻撤銷,這無疑會導致“可撤銷婚姻”的過度擴大化解讀。同理,若僅依據缺乏夫妻感情便可判定婚姻自始至終無效,在“閃婚”頻現的年代,“無效婚姻”也同樣面臨著被過于擴大化解讀的風險。由此可見,僅憑婚前存在“欺騙行為”或“夫妻感情缺乏”便將已成立的婚姻關系判定為“無效”或“可撤銷”是不現實的,也是不可行的。

  在此問題的處理上,我國或可借鑒外國經驗,引入美國司法實踐中已運用多年的“婚姻成立要件”測試(“essentials of the marriage”test)。根據美國科羅拉多州上訴法庭的判例,虛假與誤導性陳述(misrepresentation)確有可能構成婚姻可撤銷的法定理由。雖然美國各州對可撤銷婚姻的法律規定不盡相同,但一般而言,當出現以下幾種情況時,當事人可向法院申請撤銷婚姻(annul a marriage):未達到法定婚齡、重婚、性無能、脅迫、近親結婚、精神失常、欺詐。雖然在美國欺詐可以構成婚姻撤銷的法定理由,但并不是所有欺詐行為都會導致婚姻撤銷。在1862年馬薩諸塞州Reynolds v.Reynolds14一案之后,美國絕大部分州法院都引入、采納了名為“婚姻成立要件”的測試。根據此測試,那些對于婚姻成立不構成根本性、實質性影響的欺詐行為,如一方對財產、年齡、身份、地位、性格、愛好、祖先等方面的隱瞞與虛假陳述,并不會被法院認定為對婚姻的成立構成了根本與實質性影響,因而也不能構成請求撤銷婚姻的理由。

  從傳統婚姻的角度來看,性取向是婚姻關系締結與存在的基本前提,婚前對性取向的隱瞞與對身高、財產、情感經歷等方面的隱瞞存在本質不同,后者并不是構成婚姻的必要因素,而性取向是婚姻關系成立的最基本、最關鍵的要素(Essence of Marriage)之一。本次調研結果也證實了混合性取向婚姻較傳統婚姻而言,存在更多、更復雜的問題,對性取向的隱瞞與其他不構成根本、實質性影響的隱瞞行為截然不同。國外已有國家(如菲律賓)在本國的婚姻家庭法中明確將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隱瞞同性戀的行為界定為影響婚姻關系成立的欺詐行為。15若我國將欺詐列入可撤銷婚姻的范疇內,可借鑒域外司法經驗,同時明確界定婚姻成立的必要要件。

  此外,在我國法院已審理過的涉同離婚案中,曾有婚姻存續期間夫妻雙方從未有過夫妻生活的案例出現。由此可見,我國的結婚程序較其他國家而言偏簡單化、程式化。這主要體現為在我國男女雙方一經婚姻登記,夫妻關系立即宣告達成。在英國,英國法要求男女雙方結婚時必須經過注冊、公告(公告期為21日)、婚禮一系列過程,且需有過至少一次正常性行為,才算完成整個結婚程序。對于從未有過夫妻生活的配偶,其婚姻會被視為結婚程序尚未完成,從而不符合法定的結婚程序。同時,根據英國《婚姻訴訟法》第12條的規定,性無能或故意拒絕性生活而導致未能完婚的,可做為撤銷婚姻的法定理由,當事人可以直接向法院申請撤銷婚姻效力(annulment)。而我國并未將性無能與拒絕夫妻生活納入可撤銷婚姻的范圍中,僅在《婚姻法》第11條中將“脅迫結婚”確定為我國可撤銷婚姻的唯一情況。

  在現實中,各國的調查結果均顯示男同性戀者的數量要遠高于女同性戀者。例如,美國男同性戀者約占其男性總人口的4.2%,而女同性戀者僅占美國女性總人口的0.9%。16一般而言,男性同性戀人口和女性同性戀人口的比例約為8∶1至10∶1之間。鑒于我國處于適婚年齡的男同性戀者的龐大數量和步入婚姻的超高比例,可以以法律形式規定性少數者在享有正;橐鰴嗟耐瑫r,也負有對配偶一方進行婚前告知的義務,需在婚前將真實性取向向對方明確告知。對未盡到提前告知義務、惡意隱瞞性取向者和婚后未有過夫妻生活者,其配偶一方除可選擇進入正常離婚程序外,法律應給予她/他們選擇撤銷婚姻關系的權利。我國在《婚姻法》修訂及出臺相關司法解釋時可考慮改進結婚程序,或將“夫妻性取向不同”單獨列為申請撤銷婚姻關系的法定事由之一,或將“欺詐婚姻”納入可撤銷婚姻的范疇內并引入“婚姻成立要件”測試。以上方式均可為廣大的同妻群體提供更為有效的法律保護。

  (二)預防、遏制家庭暴力與冷暴力

  1993年底,《消除對婦女暴力宣言》在聯合國正式通過,該宣言不僅將反家庭暴力納入到人權保護的范疇中,更是促進了各聯合國成員國國內的反家暴立法進程。在我國《反家庭暴力法》出臺前,我國的《婚姻法》《婦女權益保障法》等法律都對家暴行為做出了相關規定,但一直都存在法條分布零散、執行力不足等諸多問題。2016年《反家庭暴力法》確立了公權力對家庭暴力的干預與介入模式,在預防、制止家暴行為方面起到了極大的積極作用,但在法律適用方面依然存在受害人舉證困難、精神傷害難以認定、缺乏具體實施細則、實際執行難度大、嚴懲力度不夠、損害賠償不足等問題。

  首先,我國的《反家庭暴力法》將適用主體界定為“家庭成員”,17或“家庭成員以外共同生活的人”,18但在實際案例中毆打、恐嚇、跟蹤等一系列典型家暴行為并不會隨著夫妻關系或同居關系的解除而自然結束,相反一些家暴行為會隨關系的解除而迅速升級。這使得美國各州法律、英國的家庭法、法國的家庭法均將“前配偶”和“前同居者”納入到了家暴主體范圍中。對比域外法律,我國《反家庭暴力法》對適用主體限定過嚴,應考慮將“前配偶”與“前同居者”也納入適用主體的范圍。

  其次,我國的《反家庭暴力法》將“家庭暴力行為”界定為家庭成員之間以毆打、捆綁、殘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經常性謾罵、恐嚇等方式實施的身體、精神等侵害行為。19這個定義將“經濟控制”“心理操控”“性暴力”排除在了家暴范圍之外。經濟虐待屬于家庭暴力的一種典型形式,在我國法院審理過的家暴案例中不乏施暴人對受害人進行經濟控制的先例。英國、印度、南非等國家都特別針對經濟虐待制定出了相應的法律法規。例如,英國新《家庭暴力法》草案規定凡是對受害人獲取、使用、持有金錢(或其他財產)的能力,或是對受害人購買商品與服務的能力具有重大不利影響的行為均屬于家庭暴力的范疇。20同時,域外司法經驗也顯示,心理控制與心理脅迫(controlling or coercive behaviour)亦可構成家暴,21而我國法律卻缺乏對心理操縱行為的相關規定。除上述兩點外,我國《反家庭暴力法》還缺少對性暴力犯罪的有力規制。美國的《反暴力侵害婦女法》、英國的《家庭暴力法》等國外相關法案中均含有對性侵害的專門規定。據報道,性暴力在我國家庭暴力行為中所占比例已達13.8%,22可見性侵害、肢體暴力、精神侵害、經濟虐待均為家庭暴力的不同表現形式。將家庭暴力的法定概念外延適當擴展,使之涵蓋性暴力及其他類型的家暴行為并對其進行有效規制已刻不容緩。

  相較于家庭暴力,冷暴力通常持續時間更長、反復性更高,無法做傷情診斷證明,證據更加難以收集。在冷暴力案件中,配偶雙方雖無肢體沖突,但受害一方的配偶權、同居權和生育權往往受到嚴重損害。鑒于家暴行為與冷暴力多發生在家庭內部,證據收集困難,在立法和執法的過程中應適當減輕受害人一方的舉證責任,甚至可考慮合理使用舉證責任倒置。

  雖然我國創立了獨特的告誡書制度,但告誡書的實際發放數量較為有限,一些有權力出具告誡書的工作人員對家暴行為的認知尚有待深入。人身保護令制度在國內的引入對保護家暴受害者起到了極為積極的作用。截至2018年6月,我國法院共頒發人身保護令3563份。23但是受害者需要承擔嚴苛的舉證責任,且對施暴者的民事與刑事制裁的懲處力度不足也易削弱反家暴法的實際效力。我國家暴案件多以夫妻私下達成和解而告終,但在許多歐洲國家,如英國,為避免受害人因受到施暴者的恐嚇、威脅而撤訴,法律規定即便受害者與施暴者達成和解并主動提出撤訴請求,公訴機關仍可繼續公訴程序。美國一些州的法院在處理家暴案件時,法官除了可以依法簽發人身保護令,還可以簽發強制令要求施暴者接受心理治療和行為矯正。

  在配套設施的建設和使用方面,我國受害者和國外家暴受害者之間也存在顯著差異。這主要體現在我國受害者的主要救濟途徑是親屬和家人而非社會性組織。各地的家暴庇護中心一般鮮有人問津,除本身宣傳力度不夠外,受害者無法接受與子女分離、經濟上依賴施暴者、心理上排斥庇護所都是造成國內家暴庇護中心遇冷的原因。國外的庇護中心則情況不同。美國1974年就成立了國內第一家家暴緊急庇護所,現全美總計擁有4000~5000家緊急庇護中心(emergency shelters),一些庇護中心仍然經常出現過度擁擠無法滿足需求的情況。

  我國尚未形成對家庭暴力行為“零容忍”的社會觀念。女性群體對《反家庭暴力法》及散見于《民法通則》《婚姻法》、婚姻法司法解釋中的反家暴條款的知曉率偏低。本次調查顯示即使在京津冀的城鎮地區,《反家庭暴力法》的知曉率也不足50%,非城鎮地區女性的法律知識和反家暴意識更為薄弱。這是導致報案率低的重要原因之一。面對我國家暴受害者報案比率偏低這個問題,有關部門在出臺相關法律的同時,也應加強對婦女群體進行普法教育,完善社會救濟系統,使受害人在遭受第一次家暴后便可得到有效救助,使公權力能夠依法并及時介入,遏制家暴行為的反復發生。對于身處于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婦女而言,其婚姻的獨特性往往讓她們更難以啟齒家庭問題。因而,積極普法、嚴格執法是反家暴的重要環節。

  (三)完善離婚損害賠償制度

  我國在修訂《婚姻法》時適時引入了離婚損害賠償制度!痘橐龇ā返46條所確立的離婚損害賠償范圍既涵蓋了物質損害賠償,也包括精神損害賠償。在這一點上我國與美、日、法等多數發達國家相同,大部分國家都將離婚損害賠償責任定性為侵權責任。

  在我國,離婚損害賠償制度一直存在著構成要件嚴格、適用范圍狹窄、損害賠償不足、制度尚不完善等問題。根據現行《婚姻法》第46條,只有符合下列四種情形之一時,無過錯方才能請求損害賠償:(1)重婚;(2)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3)實施家庭暴力;(4)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由此可見,除非有家庭暴力、虐待遺棄的情況出現,且能滿足嚴格的舉證責任,否則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女性群體很難依靠《婚姻法》中的損害賠償制度獲得物質損害賠償與精神損害賠償。

  相對于許多西方國家的法律都將離婚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行使時間限定在了離婚訴訟之際,24我國相關規定顯得更為寬泛、靈活,離婚損害賠償權在我國既可在離婚時行使,也可在離婚后一定時期內行使。但就責任主體而言,我國婚姻損害賠償責任主體限定嚴格,僅限于有過錯的配偶一方,而在其他國家如美國、日本、瑞士等國,有過錯的配偶和婚外“第三人”都屬于婚姻損害賠償的責任主體,這意味著受害的配偶一方可直接要求婚外“第三人”停止妨害、支付賠償和慰籍金。值得一提的是,許多國外法律并未對婚外“第三人”的性別特別加以限定,既可以是同性也可以是異性。美國的離婚損害賠償相關規定散見于各州法律及案例中,通過配偶權25制度的設立,美國法律可對侵害配偶權的行為進行直接規制。依照美國法,如婚外“第三人”主觀故意或過失對配偶造成了人身傷害或誘使配偶違反了夫妻間的忠誠、同居義務,導致夫妻關系惡化甚至解除,嚴重損害了他方配偶的配偶權時,不論是否有離婚事實,受損害的配偶方均可按侵權法來請求救濟,有權要求“第三人”予以相應賠償。日本的法律更是將婚姻損害賠償請求權的主體從無過錯配偶方直接拓展到了其他家庭成員如子女等。

  我國的配偶權體系并不完善,現有的離婚損害賠償制度也需改進。此類型案件中的無過錯方在離婚時應獲得合理補償,在財產分割時也應當受到一定的傾斜照顧。但是取證困難一直是無過錯方不得不面對的難題,由于性少數群體圈子的隱蔽性和主觀上的刻意隱瞞,其配偶方很難在不違反隱私權的情形下完成法律事實舉證。而在已受理的案件中,由于無過錯一方所提交的相關材料不足或無法證明傷情確是家庭暴力、虐待所致,其離婚損害賠償申請得不到法院支持的案例屢見不鮮。此外,在財產分割方面,混合性取向婚姻的離婚案件所適用的法律法規與傳統模式離婚案件所適用的法律完全相同,但由于大部分混合性取向離婚案中的男、女雙方從始至終都缺乏深厚感情基礎,隱匿個人財產與實際收入、財產提前轉移的情況較之其他離婚案來說更為普遍?紤]到此類案件中大部分無過錯方為女方,而離異女性群體很多都面臨著就業能力差、無法適應社會、難以再次步入婚姻等諸多問題,有些女性還肩負著子女撫養的重任,在進行離婚財產分割時對無過錯配偶方給予適當傾斜照顧是合理也是必要的。

  (四)同性婚姻合法化及其局限性

  同性婚姻是否應該合法化是一個值得慎重考量的問題。由于社會傳統及文化背景的不同,世界各國在同性婚姻上的態度與相關立法也不盡相同。自2001年4月荷蘭成為世界上首個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后,至今共有32個國家在法律層面上承認了同性婚姻,典型的有英國2004年的《民事伴侶法案》、德國2000年的《生活伴侶登記法》和西班牙2005年的《同性婚姻法案》等。

  在美國,婚姻權原不是憲法所保護的基本權利之一。在Loving v.Virginia(1967)一案中,26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弗吉尼亞州禁止跨種族婚姻的法律違憲,由此婚姻權的基本權利地位得以確立,此案為性少數群體“婚姻平權”的主張奠定了前期基礎。2000年美國佛蒙特州首先以認可同性之間“民事結合”(civil union)的方式變相承認了同性伴侶關系。而在Goodridge et al.v.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2003)一案中,27馬薩諸塞州最高法院認為禁止同性婚姻有悖憲法,而佛蒙特州新創的法律關系———“民事結合”則不符合州憲法中有關平等保護和正當程序的要求,此案后馬薩諸塞州成為美國第一個正式承認同性婚姻的州。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也于2015年在Obergefell v.Hodges案件28的判決中認可了“婚姻平權”,自此美國同性伴侶和異性伴侶一樣可享有婚姻權。

  同性婚姻在我國法律上不被承認,“婚姻平權”概念在我國也并不普及。與之相對的是我國人口基數龐大的性少數族群人口規模,其中多數的性少數者仍保有最傳統的婚戀觀與家庭觀。較之歐美地區,我國的性少數人群更傾向走進傳統模式的婚姻關系。不得不強調的是,承認同性婚姻雖可在一定程度上減少同妻數量,但并不能完全杜絕同妻產生。在美國35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州內,申請登記結婚的女同性戀者明顯多于男同性戀者,實際上美國男同性戀者在總數上卻遠超女同性戀者的人數。筆者調研結果也顯示,夫妻均為異性戀的婚姻穩定性和持久性最強,超過女同性戀者的關系穩定程度,而女同性戀之間的關系穩定與持久程度又超過男同性戀者之間的關系。此外,參與本次問卷調查的中國男同性戀者中有近半數明確表示即使在同性婚姻合法的前提下,依然會傾向與異性締結婚姻關系。

  由此可見,同性婚姻合法化只能在有限程度內減少混合性取向婚姻與涉足其中的同妻數量,并不能從根本上徹底解決問題,在承認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同妻現象仍然存在。社會對性少數族群的偏見,對傳統家庭生活的期待與對子嗣的渴望,加上長輩對子女婚姻形成的“壓迫式”影響,諸多因素共同作用導致我國混合性取向婚姻數量龐大,F階段我國混合性取向婚姻的減少關鍵在于整個社會對性少數群體的理解和包容,以及傳統婚戀觀念向現代婚戀觀念的迅速轉化。

  (五)組建婦女保護與公益組織

  現階段,國內極度缺乏為混合性取向婚姻中女性群體提供心理救助與法律援助的官方機構。極少的幾個社會組織雖可提供有限的法律咨詢與心理輔導服務,但面對數量龐大的此類女性群體,這些社會組織所能提供的幫助杯水車薪,存在的問題卻十分突出。首先,這些由民間自發成立的自助性公益組織往往缺乏行之有效的管理,甚至出現過組織內部成員之間的法律糾紛;其次,這些自發成立的組織通常沒有固定資金來源以維持日;顒娱_支,參與者幾乎全部為志愿者,而絕大多數志愿者都缺乏必要的法學、心理學等專業知識,能為同妻和其他有需要群體所提供的救助非常有限。因此,我國現今急需組建專門的公益組織,為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人群提供更具針對性的救濟服務;同時,在一些婦女保護機構中普及法律救助知識,為有需要的女性提供專業、有效的法律服務、心理疏導及其他類型的服務。

  三、結語

  在我國,處于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女性數量非常龐大,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社會長期以來對這一特殊群體的極低關注度;旌闲匀∠蚧橐鲋械呐允且粋極易被忽視的隱晦群體,我國現階段有關混合性取向婚姻及其相關法律保護的學術研究幾近為零,為這類婚姻中的女性群體所專門設定的保護性法規、法條尚不存在。對此類特殊女性群體的保護已然成了我國女性權益綜合保障體系構筑過程中長期缺失的一環。

  由于混合性取向婚姻所構建的家庭情況較為復雜,更易引發多樣化問題,不僅舉證難、離婚難,選擇離婚的女性也常常面臨離婚后的經濟困難與精神創傷。因此,有關部門應完善立法、加大普法、嚴格執法,增加全社會對性少數群體的包容度和理解度,提高女性的法律意識,不斷完善法律體系,組建社會服務性組織,為身處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人群提供必要的法律援助與各項支持,構筑符合當今時代要求的女性權益綜合保障體系。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張新寶點評:

  學界目前對混合性取向婚姻及其相關法律問題的研究較為少見。本論文取材新穎,話題頗具前沿性和社會學價值。作者通過田野調查獲得第一手資料,并在數據統計與分析的基礎上,以混合性取向婚姻關系中女性合法權益保護為切入點,闡述了此類非傳統型婚姻的特點及其容易涉及到的高發性法律問題。對比、結合域外立法和司法實踐經驗,分析了婚內暴力、冷暴力、無效與可撤銷婚姻、婚姻詐騙等各類問題。通過對現行告誡書制度、人身保護令制度、離婚損害賠償制度、配偶權體系、家暴庇護制度的討論,文章探究了現行法律對混合性取向婚姻中婦女群體的保護與不足,并給出了相應建議與對策。

  作者提出應完善簡單程式化的結婚程序、合理設定婚姻成立標準、擴大《反家暴法》適用主體、重新界定家庭暴力行為范疇、適度減輕受害者舉證責任、放寬婚姻損害賠償責任主體限定等,對于上述問題的研究與探討具有一定的實踐指導意義。全文結構完整、行文流暢、邏輯清晰、論述充分,具有可讀性。

  注釋

  1劉達林、魯龍光:《中國同性戀研究》,中國社會出版社2005年版,第73頁。
  21600萬為第六次人口普查前估算得出的數值。一直以來,我國處于混合性取向婚姻中的異性戀女性規模都是通過對國內男性性少數群體的統計與年齡分布比例間接計算得來的。
  3包括來自于國內其他18個省、市、自治區,現居住于京津冀地區的外來務工者。
  4《法院解讀反家庭暴力法,冷暴力也是家庭暴力(一)》,http://www.zhikunedu.com/zhengcefagui/201603/480971.html,訪問日期:2019年3月12日。
  5參見《婚姻法》第46條。
  6參見《婚姻法》第45條、《反家庭暴力法》第34條。
  7張翼杰:《家庭冷暴力的界定、現狀及危害》,載《人民論壇》2014年3月中旬刊,第111頁。
  8Constance R.Ahrons,the Binuclear Family,Alternative Lifestyles 2.4(1979):499-515.
  9張景華:《這類婚姻撤婚可行嗎?》,載《光明日報》2013年1月15日第10版。
  10參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
  11《婚姻法》第33條:“現役軍人的配偶要求離婚,須得軍人同意,但軍人一方有重大過錯的除外。”
  12景春蘭:《“同妻”權利保護的法律困境及其破解》,載《法學論壇》2018年第4期。
  13林娟:《我國無效婚姻制度探討》,載《長江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年第6期。
  14Reynolds V.Reynolds,54 Cal.2d 669.
  15參見《菲律賓共和國家庭法》第45條、第46條。
  16Mark A.Yarhouse,Heather Poma,Jennifer S.Ripley,Jill L.Kays,Audrey N.Atkinson,Characteristics of Mixed O-rientation Couples:An Empirical Study,Regent University,Edification:The Transdisciplinary Journal of Christian Psychology,p.41.
  17《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第2條。
  18《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第37條。
  19《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第1章第2條。
  20Domestic Abuse Bill,PART 1,Section 1(4).
  21Domestic Abuse Bill,PART 1,Section 1(3)(c).
  22張媛、朱琳:《法律不能對性暴力視若無睹》,載《法制日報》2015年9月10日第3版。
  23羅沙:《全國法院已發出人身安全保護令超3500份》,http://www.xinhuanet.com/legal/2018-07/19/c_1123151107.htm,訪問日期:2019年5月20日。
  24如美國、法國、日本等。
  25配偶權在美國指配偶之間的人身權利義務。
  26Loving v.Virginia,388U.S.1(1967).
  27Goodridge et al.v.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440 Mass.309,798 N.E.2d 941(2003).
  28Obergefell v.Hodges,135 S.Ct.2584,192 L.Ed.2d 609(2015).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天天棋牌下载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