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預測、并發癥及防治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1-03

  摘    要: 妊娠期糖尿病(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GDM)是妊娠期間發生的由多種因素誘發的具有遺傳傾向的代謝性疾病,而巨大兒是GDM常見的一種并發癥,其對孕產婦以及圍生兒的健康可造成嚴重影響,同時成年后的巨大兒極易患高血壓、糖尿病、脂肪肝、缺血性腦卒中等多種慢性疾病。本文針對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病理機制、預測、近遠期并發癥、防治措施等方面加以綜述。

  關鍵詞: 娠期糖尿病; 巨大兒; 病理機制; 并發癥; 防治;

  Abstract: Gestational diabetes,(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GDM)happened during pregnancy induced by many factors with genetic predisposition of metabolic disease.Gestational diabetic macrosomia is a common complication of GDM,which has a great impact on maternal and perinatal health.At the same time,adult macrosomia are prone to suffer from hypertension,diabetes,fatty liver,ischemic stroke and other chronic diseases,which pose a great threat to patients' health. This article reviews the pathological mechanism,prediction,short-term and long-term complications,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gestational diabetic macrosomia.

  Keyword: Gestation diabetes; Macrosomia; Pathomechanism; Complication; Prevention;

  妊娠期糖尿。℅DM)指妊娠期間發生或首次被發現的糖尿病,其誘發因素較多,且具有一定的遺傳傾向,其常見的臨床表現為多飲、多尿、妊娠期羊水過多、胎兒過大等。肥胖是糖尿病的重要影響因素之一,近年來,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孕期婦女通常會出現營養過剩的情況,從而導致孕產婦肥胖率逐年增加,而晚婚晚育政策也導致一部分孕婦為高齡產婦,在多種綜合因素的影響下,我國GDM的發病率呈逐年上升趨勢,有相關數據顯示我國GDM發病率約為5.00%~20.00%[1]。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是GDM較為常見的一種并發癥,其不僅可以造成孕婦不良妊娠結局,增加孕婦產后代謝綜合征、2型糖尿病以及肥胖等疾病的發病率;同時還對嬰兒的生長發育造成長期不良影響。盡管臨床已經對GDM孕婦進行嚴格的血糖控制,但仍有調查顯示,GDM患者巨大兒的發生率依然是普通孕婦的3.5倍左右[2]。本文對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研究進展綜述如下。

  1 、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病理機制

  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指的是GDM產婦所產新生兒體重≥4 kg,巨大兒通常會增加孕產婦的難產率、產后出血及軟產道裂傷等發生的風險。新生兒體重是新生兒健康狀況的重要判定指標之一,對新生兒的營養狀況、發育情況都可進行最直觀的反映。多項臨床研究結果顯示[3],母體糖代謝異常是造成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重要因素之一。妊娠期糖代謝異常,主要指的是孕婦在孕24周~28周餐后血糖處于持續高水平狀態,而高濃度的糖通過胎盤內豐富的血運可直接進入胎兒體內,不受胎盤屏障的阻礙。血糖濃度上升可直接刺激胎兒的胰腺β-細胞增生,從而釋放胰島素,使胎兒過早產生非生理性成人型胰島素,從而導致胎兒出現高胰島素血癥。胰島素的存在起到促進胎兒生長的作用,同時還可以阻止脂肪分解,促進糖的轉化以及蛋白質合成,而高胰島素血癥會加重這些情況。有相關文獻顯示[4],血糖控制較好的GDM孕婦相比于血糖沒有得到較好控制的GDM孕婦,分娩出巨大兒的概率較小。同時瘦素、胎兒胰島素、免疫反應性成纖維細胞因子、營養過剩、胎盤自身調節機制、胰島素樣生長因子Ⅰ、Ⅱ和其相應的結合蛋白等有可能是導致妊娠期糖尿病孕婦分娩出巨大兒的相關因素。
 

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預測、并發癥及防治
 

  2 、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預測

  2.1、 腹部檢查

  采用腹部檢查法對胎兒的體質量進行評估時,多使用腹部觸診以及對宮底高度進行測量的方法,其結果受到孕婦自身腹壁厚度和羊水的影響,因此準確率較低。臨床上通常對孕婦進行連續宮高測量,同時將結果繪制成圖文的形式對胎兒體質量進行評估,采用此種方法可大大提高評估準確率。羅來敏[5]的胎兒體質量計算公式最符合采用腹圍、宮高來預測胎兒體質量:胎兒體質量=2 900+0.3×宮高(cm)×腹圍(cm)。

  2.2 、物理檢查

  目前,針對胎兒體質量測定方法以及測定公式選擇方面,學術以及臨床上還沒有形成統一的標準,不同機構以及不同地域之間存在較大的爭議。由于對不同情況下采用的計算公式沒有進行特定的設計,因此采用公式對胎兒體質量進行測定時,可能會引起較大的誤差。超聲檢查是目前臨床運用最廣、最直接、最快捷以及最有效的物理學檢查方式,其可快速準確地了解胎兒的生長發育情況,同時對胎兒體質量進行監測。一般GDM胎兒的頭周徑比非GDM胎兒;GDM胎兒的腹周徑和肩周徑都比非GDM胎兒大。許多學者以腹周徑為主要指標,雙頂徑、股骨長這兩項為輔助指標來預測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其不足之處主要為陽性預測率偏低[6]。臨床上為了減少或者避免這種誤差,通常對胎兒進行多項指標超聲綜合測量。臨床上還有研究者采用X線斷層攝影技術進行測量,同時還可測量孕婦的骨盆徑線來預測胎兒體重,在保證X線放射劑量對胎兒不造成影響的條件下,陽性預測率可以達到78%[7]。

  2.3、 生化檢查

  在進行胎兒體質量評估時,可通過測量孕婦血清中的一些生物學指標水平進行預測,通過控制這些血清指標水平可有效預防胎兒在子宮內過度生長。有報道表明,糖化血紅蛋白(HbAlc)水平是影響GDM產婦母嬰結局的重要因素之一,高糖化血紅蛋白的GDM孕婦巨大兒發生率明顯高于低糖化血紅蛋白孕婦。因而,臨床常采用糖化血紅蛋白水平對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發生可能進行預測。

  有研究結果表明[8]:孕婦空腹血糖(FPG)異常是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發生的主要影響因素之一,所以葡萄糖耐量、FPG等均可作為預測妊娠期糖尿病巨大兒的指標。胰島素水平可直接影響胎兒在子宮內的生長發育情況,血清C肽水平可直接對胎兒的胰島素水平造成影響,又因為血清C肽水平與FPG存在很高的關聯性,所以FPG水平控制對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發生情況最為重要。此外,還有研究顯示[9],類胰島素樣生長因子1、2水平的上升與糖尿病性巨大兒的發生率有著十分密切的聯系,所以脂聯素也可以作為預測巨大兒的一個有效指標。

  2.4 、孕婦體質量指數

  相關研究[10]認為孕期體質量增加過多與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發生有著密切的關系。還有研究表明[11],在GDM孕婦中,體質量增長率較小的孕婦巨大兒的發生率要明顯低于體質量增長率較大的孕婦。

  3 、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近遠期并發癥

  3.1、 肩難產

  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處于不正常發育狀態,從而導致胎兒軀干以及頭部發育不對稱,與正常新生兒相比,其肩與頭、胸與頭的比例明顯增加,雙頂徑又較雙肩徑小,所以極易發生肩難產。有相關數據顯示[12],肩難產在自然分娩中的發生率約為0.2%~3.0%。巨大兒出生時的體重范圍在4000~4199g,4 200~4 399 g,4 400~4 499 g,其相對應的肩難產的發生率分別為2.00%,4.00%,6.00%,當出生體重≥4 500 g時,肩難產發生率>20%。

  3.2、 新生兒呼吸窘迫綜合征

  新生兒呼吸窘迫綜合征是指新生兒出生后不久即出現進行性呼吸困難、呼吸衰竭、吸氣三凹征等癥狀。在GDM孕婦中,胎兒血糖升高、胰島素代償性升高,直接抑制胎兒肺泡表面活性物質。而分娩后,胎兒失去母體供養,血糖下降,促使胎兒體內兒茶酚胺分泌增加,導致胎兒出現低氧血癥,從而誘發胎兒出現呼吸窘迫綜合征。有數據顯示[13],巨大兒呼吸窘迫發生概率明顯高于正常新生兒,大概為正常新生兒的3倍左右。因此,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在分娩時為了避免胎兒圍生期窒息,通常選擇剖宮產。

  3.3、 低血糖癥

  妊娠期糖尿病巨大兒低血糖癥的發生率明顯高于正常新生兒,當新生兒體重>4 500 g,其低血糖癥的發病率是正常新生兒的7倍。在GDM孕婦中,胎兒血糖升高造成胎兒胰島素代償性升高,長期過度刺激胎兒胰島素釋放使其出現胰島素血癥。而產婦分娩后,母體供養中斷導致胎兒葡萄糖水平急劇下降,而胰島素水平一時難以恢復正常,這會導致新生兒發生低血糖癥。且新生兒低血糖會造成中樞神經系統發育障礙,從而導致永久性神經損傷以及神經系統后遺癥[14]。

  3.4、 圍生兒死亡

  產婦分娩后母體供養中斷導致胎兒葡萄糖水平急劇下降,而胰島素血癥尚未改變,胰島素水平過高,致使胎兒氧耗上升,而分娩期胎兒長期處于高糖狀態下,紅細胞釋氧能力較差。因此,在胎盤供養失去后,極易出現新生兒死亡的情況。

  3.5、 肥胖癥與糖尿病

  肥胖癥與糖尿病屬于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兩種遠期并發癥,對新生兒長發育、生活質量等可造成非常不利的影響。據報道,青少年時期肥胖癥的發生,與母體孕前體重、羊水胰島素含量等均有不可分割的關系。因此,正常新生兒肥胖癥以及糖尿病發生率要明顯低于GDM產婦分娩新生兒。

  3.6 、新生兒肥大型心肌病

  新生兒在母體內長期受高糖環境影響,自身胰島素分泌增加形成高胰島素血癥,其心室壁、心室間隔等心臟結構會發生纖維增生而出現心肌增厚的病理改變。所以控制好產婦血糖,可有效避免新生兒出現肥大型心肌病。

  4、 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防治措施

  如何降低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發生率是臨床上急需攻克的一個難題,目前針對患有GDM的產婦,主要通過飲食控制的方法對血糖進行控制,其次通過運動鍛煉等方式進行控制,若產婦血糖持續不下降,則需要采用胰島素治療,從而降低妊娠期糖尿病性巨大兒的發生率。健康教育是現代醫療重點治療理念之一,因此,對備孕孕婦普及孕前、產前相關知識,同時定期進行孕期檢查,可以及時檢測出相關危險因素,從而達到早發現、早治療的目的。資料表明[15],GDM孕婦使用胰島素可有效降低巨大兒的發生率。針對患GDM風險較高的孕婦,應盡早做好GDM的預防措施,同時要做好妊娠期預測,定期進行檢查,以便及時發現問題并采取相應措施,從而獲得最大程度的預防以及治療效果?傊,不能通過飲食控制以及運動療法來有效控制血糖水平的GDM孕婦,可以采用胰島素進行血糖控制,以降低巨大兒的發生率。

  參考文獻

  [1]沈立勇,張宇.妊娠期糖尿病患者脂代謝紊亂與巨大兒的相關性分析[J].醫學臨床研究,2017,34(10):1988-1990.
  [2]蔡滿紅,程青.胎盤組織中IGF-1和IGF-2表達水平與妊娠期糖尿病巨大兒發生的相關研究[J].中國醫藥導報,2017,14(30):112-114.
  [3] CUNDY T,HOLT R I. Gestational diabetes:Paradigm Lost[J]. Diabetic Medicine,2017,34(1):8.
  [4]孫秋雨,蔡雁.臍血中成纖維細胞生長因子-2在妊娠期糖尿病孕產婦及巨大兒中的表達[J].中國婦幼保健,2017,32(22):55-57.
  [5]羅來敏,戴鐘英.巨大兒430例分析[J].實用婦產科雜志,1994,10(6):306-307.
  [6] LIANG H,MA S,XIAO Y,et al. Comparativ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oral antidiabetic drugs and insulin in treating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An updated PRISMA-compliant network meta-analysis[J]. Medicine,2017,96(38):7939.
  [7]史琳,陳鵬,楊紅梅,等.孕婦體質量及其他因素與分娩巨大兒的相關性研究[J].實用婦產科雜志,2017,33(6):453-458.
  [8]楊桂蓮,龔燦輝,陳霞,等.孕前糖尿病和妊娠期糖尿病患者的母嬰結局分析[J].中國婦幼保健,2017,32(17):4024-4027.
  [9]周薇,段志洲,張杰,等.妊娠期糖尿病對新生兒出生體重的影響[J].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2017,28(6):52-55.
  [10] NACHUM Z,ZAFRAN N,SALIM R,et al. Glyburide Versus Metformin and Their Combination for the Treatment of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J]. Diabetes Care,2017,40(3):332.
  [11]劉秀麗,謝佳,劉芳,等.妊娠期糖尿病孕婦血糖波動對妊娠結局的影響[J].中國婦幼保健,2018,33(20):29-32.
  [12]周小鈺.妊娠期血脂水平與GDM及巨大兒分娩率的相關性分析[J].中國婦幼健康研究,2018,29(2):166-169.
  [13] CYGANEK K,SKUPIEN J,KATRA B,et al. Risk of macrosomia remains glucose-dependent in a cohort of women with pregestational type 1 diabetes and good glycemic control[J]. Endocrine,2017,55(2):447-455.
  [14] ZENG Z,XU Y,ZHANG B. Antidiabetic Activity of a Lotus Leaf Selenium(Se)-Polysaccharide in Rats with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J]. Biological Trace Element Research,2017,176(2):321-327.
  [15]黃聞瀅,邢愛耘.巨大兒高危因素的回顧性分析[J].中國婦產科臨床雜志,2017,38(3):53-54.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天天棋牌下载最新版